天葵在群里抱怨一周了。
  北京今年的炎夏來得突然。恨不得頭天還穿著薄毛衣、小外套呢,第二天就熱得長袖都穿不住。大家都是急忙忙找出短袖套上再說,偏天葵是個講究的,必須把過季的衣服洗乾凈收拾利索,再把當季的全部找出來整燙後分門別類掛進衣櫃里才踏實。這麼繁複的活兒怎麼可能一時半會兒弄妥,可天葵較勁啊,沙發上全是要收起來的衣服,因為某些同類還在乾洗店或晾在陽臺上沒乾呢,只能攤著等齊了好放進一個個整理袋;書房這幾天也被徵用了,地板擦乾凈堆滿了剛拿出來應季要穿的,有些熨好了,有些還皺巴巴的,衣櫃沒騰空,只能將就著東幾件西幾件摞著,更有大批還在收納袋里沒來得及打開。
  又累又煩,老公還不理解,天葵忍不住跟群里的閨蜜們吐苦水。
  周一上午有例會、周三晚上有宴請,天葵的當家套裝和體面禮服沒來得及熨燙,隨意搭配的怎麼都不對勁,嚴重影響了工作狀態。
  茭白刷刷刷發過來好幾個鏈接。果然是網購達人,加之又瞭解天葵的身材和品位,其他人看了一致點贊。天葵還真買了兩件,不過依然抱怨。
  茭白和天葵各方面反差都特大。天葵做事認真,講究規範,有點輕度焦慮,茭白灑脫隨意,註重感覺,大大咧咧。她倆是在某次同團旅游時認識的。
  要說女人和女人的友誼實在是一件很奇怪的東西,同窗多年的老同學,可能都比不上剛剛認識但是星座血型相同的陌生人。
  每次天葵抱怨的時候,群里第一個回覆的總是茭白,雖然她常常只是一個簡單的代表擁抱的表情符號敷衍了事。類似於換季這種話題,她還會附上幾個解決方案供天葵參考。
  接話茬兒的一般是蘆筍。
  蘆筍安慰了天葵幾句後,開始她語藏鋒芒的連珠炮:佩服天葵記性太好,連衣服都一件一件記得清清楚楚;好奇天葵為什麼那麼戀舊,收入那麼高,不如每年大量淘汰舊裝,借換季趕緊置辦更時尚的;問天葵幹嗎不換一套帶衣帽間的大房子,免了換季來回倒騰之苦……
  天葵偶爾回應一句半句,對蘆筍的話心裡並不那麼在意,她知道,雖然彼此境況差距不小,但畢竟大學同學、同寢四年,感情在那兒呢,只是涉及這類跟生活狀況有關的話題時,蘆筍難免會有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說不上是敵對,更多的是美人與美人之間那種難以掩飾的較勁兒。
  更何況,當年自己被初戀背叛最痛苦艱難的時候,陪伴身邊的,唯有蘆筍而已。
  天葵從很小時候起做事就有條有理,慢慢大了,發現自己有些嚴謹過頭,於是不斷提醒自己調整。但她知道,在衣服這件事兒上,怎麼也放鬆不了。
  這一點,茭白實在難以理解。像她這種幾乎所有交易都在網上進行的潮人,每周,甚至每天都會下手幾件,總有新鮮、時尚的美衣上身,蹲守某網店好多人等著搶拍的原單孤品,時不時還有秒殺成功的快樂可供回味,要記得自己到底有多少件衣服乾什麼呢!
  天葵呢,在閨蜜群里抱怨是她發泄和放鬆的方式而已,並不需要誰理解。她太清楚了,只能等到什麼時候,那段痛苦記憶的陰影徹底淡了,她對衣服的這種執著,或者說執拗的態度才會改變。
  那次旅行之後,天葵與茭白又約著見了一面。天葵覺得,茭白身上有種奇特的吸引力,僅僅見過兩面,天葵就是覺得和她親近,她恍然大悟,原來這世間還真是有秒速閨蜜。於是,聊得深了,連蘆筍也只知道個大概的那段初戀,也忍不住提及。
  初戀失敗的痛苦天葵已經不太記得了,但她忘不了也難以啟齒的是,那個細膩體貼的男人,願意陪著她為買一件可心的裙子而逛遍好幾座購物中心的男人,為她搭配好四季衣物並教她如何更好地分類收納的男人,明明變心在前,偏偏分手時無比厭惡地指責她品位低下,生活能力差,刻板無趣,讓他疲累不堪忍無可忍,甚至毫不留情地當面將她最喜歡的幾件衣服撕碎。
  天葵一直記得茭白那天說的一段話:誰年輕的時候不會遇到一個半個渣男啊,比如你,比如我。她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你知道“契可尼效應”嗎?一般人對完成了的、已有結果的事情極易忘懷,而對中斷了的、未完成的、未達目標的事情卻總是記憶猶新。這種現象被稱為“契可尼效應”。你現在知道為什麼初戀、或者以對方背叛而告終的戀情那麼難於忘懷了吧?
  天葵於是有些明白,許多事,不是執著尋求就能皆大歡喜。好比一個人性格灑脫,別人眼裡看到的只是一往無前的表象,誰又知道她心裡有過幾番痛定思痛。
  幾句帶刺兒的話過後,蘆筍緩和了語氣。見天葵半天不接話,蘆筍忽然說,既然不捨得淘汰,你乾脆把不怎麼穿的衣服做一類收藏起來,那也是不小的一批了,這樣換季的時候應該也能省事兒不少。  (原標題:懶得換季)
創作者介紹

咖啡

rs67mmjk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