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用工荒不止洗碗工

  5萬/月包場:洗碗工的“逆襲”折射的是香港整個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用工荒”
  羅琦
  “現在我已經把洗碗的任務交給外包商了。”在這個洗碗工“紅遍”香港的歲末,香港翠湖海鮮飯店董事總經理佘錦輝感嘆“輕鬆了很多”。
  這樣的外包代價不菲——每月超過5萬港元。可見,近日廣為外界關註的“香港洗碗包場:48000港元/月”並非個案。
  洗碗工的“逆襲”折射的是香港整個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用工荒”,本土供給不夠以及年輕人的眼高手低導致餐飲業等服務行業面臨熟練工的求大於供。事實上,目前一些建築行業的高薪技術工人的日薪已經接近2000港元,比起洗碗工毫不遜色。
  根據香港特區勞工及福利局的預計,2018年,香港勞動力市場的老齡化程度將繼續增加,55歲下勞動力的比例將出現下降。
  求助洗碗機
  在熙熙攘攘的香港銅鑼灣旺區,擠滿了拎著大包小包的游客,不少各國風情的餐廳也自然選址於此,在游客挑選著貼在門口琳琅滿目的食物圖片時,另一些字眼吸引了游客們的眼球,“洗碗包場:48000港元/月”。這些海報也在網上迅速走紅,不少香港普通打工仔,甚至包括金融界精英,都紛紛萌發“跳槽”的想法。
  “去年一年洗碗部的工資升了一倍,時薪50港元都未必能請到人,有聽說洗碗工的薪水漲到每月2萬多港元。”佘錦輝昨天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抱怨,兩年前他已經開始發現人工成本不斷升高,目前人工成本已經占到總成本的近一半,也讓他的生意越來越難經營。
  佘錦輝說,過去他聘請了5名洗碗工人,但因為流失率較高令管理工作非常複雜,他索性用每月超過5萬港元的價格聘請了外包商,現在只有3名工人負責洗碗,但相對也容易管理許多。目前,越來越多的本地餐廳選擇了這種方式,比如那則著名廣告上所說。
  無論4.8萬港元還是5萬港元,都是一個包場的概念,即這個月內就整個餐廳的洗碗工作量給出的打包價。由於一般會有數名洗碗工參與,因此上述高價並非單人月薪。以佘錦輝所在餐廳的案例看,5萬港元/月的包場價格由三人完成,每人月薪實為1.6萬港元左右。
  但即便如此,這樣的薪水也就是香港就業市場的中等水平。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2012年香港30~39歲男性和女性就業人士的月薪中位數分別為1.6萬和1.5萬港元。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香港目前餐飲從業人員有26萬人,但目前業界存在空缺近3萬個職位,其中有60%是洗碗、清潔等工作。為了順利聘請到洗碗工人,不少餐廳選擇了增加工資水平,而洗碗工的工資更是水漲船高,由1年前的四位數,瞬間跳到五位數的水平。
  機械自動化,是很多餐飲業商家都未必在開店時就願意做的事情,香港午餐飯盒供應商“新5餐”行政總裁梅子安向本報記者表示,2011年,公司已經預見人工成本或將持續上升,所以決定購買大型自動化洗碗機,“儘管前期投入非常高,但是只需要請兩個人可以完全在短時間內處理5000份碗碟,並且可以做到24小時不停歇工作。”梅子安說,但他未透露自動化設備的投入金額。
  黃家和建議,要解決目前餐飲業的“用工荒”局面,只能通過兩方面,一方面是機械自動化,使用洗碗機等高科技產品,另一方面則是通過高工資吸引人才,或聘請兼職,讓更多人進入這個行業,不過市場的承受能力有限,目前市場最多可以承受每月2萬港元的水平,但再加上去,也未必能真正吸引到勞動人口從事這項工作,而這種低端勞動市場勞工短缺的趨勢,很難在短時間內轉變。
  變老的勞動力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香港今年8~10月的失業率為3.3%。與這種低失業率相對應的是,2013年5月1日起,香港最低工資提升至30港元/小時,相比自2011年5月1日起實施《最低工資條例》時的28港元/小時進一步提高。
  中原人力資源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周綺萍表示,這項政策的實施,令許多快餐連鎖餐廳的基層勞動者工資由過去的時薪十幾港元的水平大幅提升,但在工資差不多的情況下,餐廳的基層勞動者寧願從事一些不需要體力太重的工作,比如保安員、大廈清潔員等。
  同時,在香港年輕勞動力源源不斷為各大行業輸入新鮮血液的時候,洗碗或是其他低端勞動力市場卻少人問津。根據周綺萍的介紹,目前香港的年輕人中,有60%擁有中學以上學歷,其中四成本科學歷以上,有六成是有副學士及專業文憑的。
  “洗碗讓年輕人看不到職業前途。”周綺萍說。
  與香港餐飲業勞工短缺情況類似的,還有香港建築業,截至12月,香港建築業共有32萬註冊建造業工人,但其中實際在工地工作的有15萬;建造專業工種工人近10萬,有近一半年齡在50歲以上,需求缺口達到上萬人。而這些技工的工資已經在過去幾年飛漲,有些已經接近2000港元/天的水平。
  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早前在出席活動時表示,香港的勞動力市場有錯配的情況出現,不少半技術或低技術工種難以聘請員工,年輕人又不願意加入這部分市場,可以考慮新移民及少數族裔等加入勞動力市場。
  “社會最需要的工種,工資就應該是高的,最容易被替代的工作,工資自然也就低一些,這適合各個行業各個社會。”海通國際首席經濟學家及研究部主管胡一帆說。
  胡一帆表示,香港與內地的情況不太一樣,香港經濟有80%由服務業貢獻,人員出現巨大短缺,唯一的解決辦法只有勞動力的輸入。
  香港本土勞動力的老齡化結構構成了另一大壓力。香港特區勞工及福利局的統計數據顯示,到2018年,香港本土55歲以上的勞動力供應人數預計由2010年的45.28萬人增加到67.28萬人,占本土整體勞動力供應比例從13.2%上升到18.8%;比較而言,55歲以下本土勞動力可能由297萬人下降到291萬人,占比從86.8%下降到81.2%。
  目前香港建造商會已經開始研究,爭取未來輸入8000名海外技術勞工,同時,黃家和所在的香港餐飲聯業協會也正在研究引進海外勞動力的可能性,但涉及的審批過程複雜,時間較長。而香港特區政府也正在咨詢意見,尋求壓縮申請程序的可能性。
  胡一帆表示,目前“用工荒”的出現也是教育導向的錯配,很多孩子從小被教育就是一定要上大學,應該學習德國在高端製造業提供職業教育。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咖啡

rs67mmjk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